网站首页 加入收藏 站点地图




您的位置:首页 → 纪念活动 → 纪念大会 → 演讲稿 → 详细信息

文化部副部长 陈晓光在中国越剧诞辰100周年纪念大会上的讲话
    2006-03-27 11:02:59

在中国越剧诞辰100周年纪念大会上的讲话
(2006年3月27日)
陈 晓 光

同志们、朋友们:
    今天我们在这里隆重集会,纪念中国越剧百年华诞。我谨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向纪念大会的召开表示热烈祝贺,向广大越剧艺术工作者和关心支持越剧艺术的各界朋友致以诚挚的问候!
    越剧是我国重要的地方戏曲剧种,有着独特的艺术风格和广泛的社会影响力,深受人民群众的喜爱。越剧发源于浙江嵊县农村,是在嵊县一带民间说唱艺术“落地唱书”的基础上发展而成。1906年3月,男班说唱艺人在嵊县东王村登台演出,标志着越剧艺术的诞生。随后,年轻的越剧艺术不断走向更加广袤的艺术天地。1917年,“小歌班”男班艺人首进上海演出,为越剧在上海的发展奠定了初步的基础。1923年,男班艺人在嵊县创办了第一个女子科班,培养了第一批女演员,从此拉开了女子越剧繁荣发展的序幕。浙江全省各地女子科班兴起,名伶辈出,逐渐取代了越剧男班,涌现出“三花一娟”即施银花、赵瑞花、王杏花和姚水娟,以及“闪电小生”马樟花等表演名家和《碧玉簪》、《梁祝哀史》、《孟丽君》等代表性剧目。
    20世纪40年代,大批女子越剧艺人涌向上海,建立了一批越剧名班。以袁雪芬为代表的“雪声越剧团”,树起了“新越剧”的旗帜,大胆改革,锐意创新,使越剧艺术得到新的发展。1946年,由袁雪芬主演的越剧《祥林嫂》大获成功,成为越剧的现实主义里程碑式作品。1947年,袁雪芬、尹桂芳、范瑞娟、徐玉兰、傅全香、竺水招、筱丹桂、张桂凤、吴小楼、徐天红等以“越剧十姐妹”名义联合义演越剧《山河恋》,在百年越剧史上留下灿烂绚丽的一页。经过不断的改革和创新,越剧舞台面貌从此焕然一新,艺术风格日趋成熟。
新中国成立后,越剧艺术迎来了全面发展的鼎盛时期,并实行了越剧男女合演的改革实验。包括浙江、上海、江苏、福建在内的许多省市,纷纷组建越剧艺术院团,一批优秀越剧表演名家受到了广大观众的热烈欢迎和喜爱,形成了众多的越剧流派唱腔。上海越剧院创作排演的《红楼梦》、《梁山伯与祝英台》等优秀剧目广为传唱,深入人心,铸就了越剧艺术新的辉煌,越剧艺术不断由浙江、上海走向全国。
    改革开放以来,越剧艺术发展迎来了崭新的春天,培养了一大批越剧优秀艺术家,创作排演了许多优秀新剧目,使传统的越剧艺术焕发出更加迷人的风采。1984年,浙江省组建了浙江小百花越剧团,凝聚了茅威涛等一批年轻的表演人才和顾锡东、杨小青等优秀创作人员,推出了《五女拜寿》、《陆游与唐琬》、《西厢记》等优秀剧目,为越剧艺术注入了新的活力,创造了越剧“小百花现象”,在中国越剧发展史上写下了继承和发展的新篇章。
    回首百年,长河一瞬。越剧百年带给我们的是绚丽多彩、取之不尽的艺术宝藏,也带给我们许多深刻的艺术启迪和真切的实践体会。
    其一,兼容并蓄、推陈出新,是越剧秉持不变的艺术情怀。
在中国近现代众多地方戏曲剧种中,越剧是一个相对年轻的剧种,但是,她善于吸收新事物、新观念、新思想,广泛吸取各种艺术门类的成功经验和艺术营养,兼容并蓄,为己所用。在艺术生产机制上,创造性地在传统戏曲中建立起剧本制度、导演制度和剧团运行制度,改变了过去由封建把头操纵的科班体制及人身依附关系;在表演艺术上,大胆学习话剧、电影、歌舞和昆曲等其他传统戏曲的表演方法,突破了传统戏曲的行当和程式规范,吸收并运用姊妹艺术的舞台布景、灯光、服装、化妆,巧妙地将现代艺术与优秀传统艺术有机融合,形成了与时俱进、独具特色的艺术风格。
    其二,扎根民间、服务群众,是越剧持之以恒的艺术追求。
越剧艺术在她一百年的繁衍流变中,始终扎根民间,贴近群众,用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语言和艺术形式,选取人民群众熟悉和关心的生活题材,倾听人民心声,反映现实生活,讴歌时代精神。一百年过去了,我们欣喜地看到,北京、上海、杭州等大城市的艺术舞台上,一部部越剧新作竞相上演,绍兴、嵊州一带的乡镇农村,数以百计的民间越剧剧团生机盎然。面向基层、面向群众,贴近实际、贴近群众、贴近生活,越剧艺术坚守着她百年不变的艺术追求,培养了一代又一代的观众,不断走向更加广阔的艺术天地。
    其三,与时俱进、改革创新,是越剧始终如一的艺术精神。
无论是早期的小歌班男班艺人闯荡上海的荜路蓝缕,还是越剧女子科班争奇斗艳的异军突起;无论是20世纪40年代“新越剧”改革风潮的掷地有声,还是新中国成立后越剧男女合演的别开生面;无论是改革开放以来越剧“小百花”的姹紫嫣红,还是新世纪初中国越剧事业的扬鞭奋进,越剧艺术的诞生与发展,始终紧紧把握着时代的脉搏,应运而生、因时而变、与时俱进、不断创新。时代造就了越剧,越剧顺应了时代。从落地唱书到绍兴文戏,从男班艺人到女子科班、从质朴的民间小调到丰沛的越剧唱腔,从简朴的传统表演形式到综合性艺术体制的建立,无一不是艺术改革创新的结果。可以说,中国越剧的百年发展历程,走过的是一条趋新求变、锐意探索、改革发展的辉煌之路。
    在越剧一百年发展历程中,我们还应该充分认识到,越剧所取得的辉煌成就,离不开几代越剧人的不懈追求,离不开党和政府的关怀爱护,离不开人民群众的参与创造。在越剧发展的各个时期,众多优秀的越剧工作者用自己的青春和才华,锻造了一部部脍炙人口的经典作品,留下了一个个无法忘却的百年传奇,他们是中国越剧当之无愧的艺术骄傲,他们是人民群众铭刻在心的永恒记忆。长期以来,党和政府大力鼓励和扶持越剧艺术院团的建设,无论是对几代越剧从艺人员的关心爱护,还是对促进越剧创作繁荣和人才培养的不遗余力,党和政府始终对越剧艺术的繁荣发展倾注了极大的热情和支持。可以说,没有党和政府的重视关心,就没有越剧艺术的今天。同时,我们还应该看到,越剧艺术来自于民间,凝聚着广大人民群众的聪明智慧,是人民群众表达情感、抒发胸臆最喜闻乐见的艺术形式之一。人民群众的热情参与和有力推动,使越剧艺术由一种质朴的民间曲艺形式发展成为流派纷呈、雅俗共赏的成熟的戏曲剧种。千千万万的越剧爱好者,是越剧艺术今后取得更大发展的强大动力和重要支柱,是促进中国越剧不断繁荣发展的根本力量。
    回顾过去,我们充满自豪与骄傲;瞻望未来,我们倍感任重道远。我们要在继承越剧百年优良传统的基础上,开拓创新,与时俱进,以改革促发展,以创新促繁荣,把越剧艺术推进一个新的发展时期。
    第一,发展越剧艺术事业,必须铭记越剧艺术创作的责任与使命。
    我们所处的时代,是我们中华民族振兴崛起的重要战略机遇期。创作演出具有深刻思想性和艺术性的优秀艺术作品,是时代赋予我们文艺工作者的神圣职责。越剧艺术既可供人们精神休闲、愉悦性情,同时也要在潜移默化中陶冶人的情操,充实人的精神生活,提升人的精神境界。用优秀的作品教育人、鼓舞人,为弘扬中华民族的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培养一代又一代社会主义新人做出自己的贡献,这是当代文艺工作者的庄严使命。广大越剧艺术工作者要以强烈的“主人翁”意识,以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历史使命感投入到越剧艺术创作和演出工作中,创作出更多更好的适合广大人民群众要求的优秀剧目。既要保持本剧种的艺术特色,同时又要用民族精神的沃土涵育艺术作品的深邃内涵,用时代精神的长风鼓动思想与艺术创新的风帆。
    第二,发展越剧艺术事业,必须继承并创新优秀的越剧艺术传统。
    与时俱进的创新精神是中国戏曲的本质特征。越剧艺术100年的发展史,就是一部不断继承、不断创新、不断发展的历史。越剧来自民间,生长在民间,拥有非凡的艺术生命力。越剧以城乡普通老百姓为主体观众,在思想内容和艺术表现上,都带有浓厚的民间色彩。它反映的是普通老百姓的情感和生活,艺术风格上总是带着老百姓喜闻乐见的气息。尽管科学技术飞速发展,传播手段日新月异,但越剧艺术依然以其顽强的生命力和艺术魅力,昂首屹立于民族艺术之林。只有从自身的历史、地域、文化精神上做出自己的选择,按自身艺术规律寻找出一条继承与创新的发展之路,越剧艺术才能永葆生机活力,生生不息。只有继承和发扬百年越剧所形成的与时俱进、改革创新、吸收借鉴的精神,立足自我、博采众长,越剧艺术才能争取更大的发展与繁荣。
       第三,发展越剧艺术事业,必须强化越剧艺术精品建设和品牌建设的意识。
    一部优秀的越剧艺术作品,一是要具有时代精神和现实意义,要求形象鲜活、内涵丰厚,着意追求当前越剧艺术的最高水平;二是在继承越剧传统特色的基础上,要具有创新意识和突破意义,这样才有助于越剧艺术的发展;三是要具有独特的艺术表现力、艺术感染力和较高的艺术水准;四是作品要雅俗共赏、群众喜闻乐见,坚持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的统一。越剧艺术要创立自己的国际形象,扩大在全国、在全世界的影响,必须在剧目创作中牢固树立市场意识、品牌意识,打造有市场竞争力的精品佳作,通过品牌赢得观众,扩大市场。
     第四,发展越剧艺术事业,必须深化改革,进一步解放和发展艺术生产力。
    越剧艺术100年的发展史就是一部改革史。在改革的大潮中我们不能犹豫彷徨,而应当勇于进取,稳步前进。要着眼发展、着力创新,在艺术体制改革上探索新的路子,采取新的举措。随着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初步建立,面向群众、面向市场的体制和机制创新成为艺术表演团体当前工作的重点。在此工作思路的引导下,一批舞台艺术表演团体将通过产权制度的完善和竞争机制的加强,使院团获得新的生存能力和发展动力。浙江有400多个民间职业剧团,其中越剧团占大多数,他们面向群众,充满活力,成为满足人民群众越剧欣赏与审美需求的重要力量。改革就是要保护和进一步激发文艺工作者的创造热情和理想追求,逐步建立起有利于调动演职人员的积极性,有利于推动艺术创新,有利于多出精品,多演出、多出人才的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   
     第五,发展越剧艺术事业,必须不断培养并推出优秀的越剧人才。
    在百年越剧史上,我们有过“三花一娟”和“十姐妹”等一批杰出的越剧名家,有过无数的“德艺双馨”的表演艺术家和优秀的编剧、导演,无论是在舞台上还是在生活中都展示了令人钦佩的道德操守和精神力量。一个剧种和一个剧团有没有生命力,一个重要的标志就在于是否推出一代又一代、后浪推前浪的优秀人才和领军人物。推进越剧艺术的发展,要造就一大批德艺双馨、贡献卓著、深受广大观众喜爱的名编剧、名导演、名演员,积极发展流派唱腔,使越剧艺术绽放出与今天的时代相映成辉的光彩。
    同志们,中华民族正在向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实现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奋进。我们今天为越剧艺术所添的一砖一瓦,所栽的一草一木,我们今天所做的一切,都是对中华民族文化的建设和积累。我们要再接再厉,扎实工作,开拓进取,把更多更好的优秀艺术作品,奉献给我们伟大的时代和人民。


 

© 2006www.zjcn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05000050号
版权所有:浙江文化网 技术支持:浙江文化信息中心 杭州亿迪安网络技术开发有限公司